人生很多事情不是計劃出來

朋友說:

我開始發現, 人生很多事情不是計劃出來, 有很大部份的劃時代改變是源於, 運氣加上長年累月的修行, 兩者可能缺一不可。

「人生很多事情不是計劃出來」這段,完全同意。所以那些人說甚麼career planning或甚麼人生規劃,其實沒甚麼意思。做得到,或許只代表那些人好運,際遇能夠配合自己的想法。(又或許他們只是事後孔明,事後才說自己的規劃能夠改變際遇。)

計劃不到,並不代表甚麼也不做。訂一個方向,然後多加培養自己的長處和優勢,到機會來時,自然就會得心應手。「機會是留給準備好的人」,一般人只讀到「準備好」的意思,實情是,要先有「機會」,「準備好的人」才會有發揮的空間。

舉個極端的例子:《莊子》裡朱泙漫用盡了千金家財,花了三年工夫,學會了屠龍的技術。到他下山的時候,卻沒有地方使用。因為世上已經沒有龍了。「屠龍之技」成語背後的典故,正正說明「準備好」的先決條件,是要相信世間真的有「機會」。

Wired: Jeff Bezos Owns the Web in More Ways Than You Think

Many people praised Steve Jobs these days. To me, he is just an dictator, a control freak,  with a super strong ego. In the contrast, Jeff Bezos is truly an visionary entrepreneur who focuses on every details. (in his words, overcoming small defects)
Just one example: Could you imagine Apple would sell its cloud computing service to its competitors? (That’s Netflix’s case for Amazon) Amazon is so smart. Serving and selling its cloud service to competitor is like incubating and growing up a golden goose, without using its own money! At the end of the day, it may simply take over Netflix because it is so dependent on Amazon’s structure. (like the case of Zappo, which Bezos mentioned in the interview)
Jeff Bezos is so visionary that he revolting many businesses, not limited to IT field. Starting from Kindle, I am a big fan of Amazon. ;-P

Bezos: Our first shareholder letter, in 1997, was entitled, “It’s all about the long term.” If everything you do needs to work on a three-year time horizon, then you’re competing against a lot of people. But if you’re willing to invest on a seven-year time horizon, you’re now competing against a fraction of those people, because very few companies are willing to do that. Just by lengthening the time horizon, you can engage in endeavors that you could never otherwise pursue. At Amazon we like things to work in five to seven years. We’re willing to plant seeds, let them grow—and we’re very stubborn. We say we’re stubborn on vision and flexible on details.

In some cases, things are inevitable. The hard part is that you don’t know how long it might take, but you know it will happen if you’re patient enough. Ebooks had to happen. Infrastructure web services had to happen. So you can do these things with conviction if you are long-term-oriented and patient.

Source: http://www.wired.com/magazine/2011/11/ff_bezos/all/1

很討厭Lotus Notes

很討厭Lotus Notes。由加入官僚機構開始,我對此劣質程式的厭惡每日俱增,比IE更可惡。舉例:搜尋功能弱得不能接受………

可恨年復一年都要依這等劣程式為生。網上無奇不有,有同道中人建立了如下網站:http://www.ihatelotusnotes.com/ 證明這等憎惡是世界性的。

張大春:十年不費買書錢

張大春瀟灑地說:「花錢買的書若是未曾細讀而逕束之高閣,於書、於己都是極大的浪費,而我們的習慣如此:無論甚麼事物,經眼而愛之,不免經手而買之,似以掏錢壟斷為自然而然之事。」我深有同感。不過有時買書是為了收集參考材料,或許一時間用不上,但要是參考的時候,一書在手,強過翻山越嶺、遍遊網路。而且書的資料通常較網上資料真確。

來源網站:http://blog.chinatimes.com/storyteller/archive/2011/06/23/730811.html

亦舒《喜寶》讀後感

最近在Kindle上讀了亦舒的《喜寶》。 故事橋段不複雜,差不多可說是《茶花女》的現代版。亦舒的筆法很「王迪詩」,很bitchy,跟「錢瑪莉」也很相似。相傳信報八十年代有個叫「中環儷人」專欄,筆法也是這一種[可惜我沒看過]。所以「王迪詩」那種都市女郎的風格其實很香港,很大城市。最近國內「杜拉拉」的系列(我只翻過一下)風格也是很類似。

說回亦舒的《喜寶》,我起初以為只是普通的流行小說。當讀到男富翁殺死女主角的德裔情人那一幕,張力很大,戲劇效果很好,立刻明白故事開端為什麼安插那些伏筆。〔男富翁殺死女主角的德裔情人在第七章〕忽然明白,「王迪詩」為什麼只是「王迪詩」,而追不上亦舒。問題就是「王迪詩」說什麼都是和稀泥,平鋪直敍,毫無張力。沒有小說技巧,賣的只是一種翻版的「風格」、「感覺」。

用Kindle讀小說很方便。之前主要讀non-fiction多,讀non-fiction間中要翻前翻後,又要查字典,電子書明顯較方便。猜不到讀小說,用Kindle也會比讀紙本書好。翻頁快,機身輕,隨時可讀,字體大小隨意。讀《喜寶》,我前後應該只花了三小時左右,比讀紙本快一、兩成吧。 以前一定要在家裡才可讀大部頭的作品,現在隨時可抽出來,很開心。我十年前讀了一半的《唐‧吉訶德》,可以重新開始。而且書籤和highlight會放到my clippings.txt,就算要抄幾句金句出來也很容易。只差打不了中文字作搜尋。真可惜現在中文電子書出版還沒有成氣候。

書本來源:亦舒《喜寶》

http://www.haodoo.net/?M=book&P=400 

Yamaha U1 Silent

將會送台Yamaha U1 silent給大妹作結婚禮物。


這鋼琴價值不菲, 要花去我數個月的工錢。 母親大人略有微言, 我儘量含混應付過去。

小時候家裡並不富裕, 且空間不多, 沒餘錢也沒空間安置一台鋼琴在家。 大妹學琴多年, 都是到樓下商場租琴練習。 我想, 她的鋼琴老師肯定曾多次吩咐她買琴吧。

大妹的朋友曾問她: 你鋼琴考到八級, 竟然家裡沒有鋼琴? 那位朋友很驚訝。 大妹引述時, 很平淡, 就如往常閒話家常一樣。 家裡各人都不以為意, 說說笑笑就過去了。 雖然大妹的鋼琴試分數不算高, 可的而且確, 沒幾個人家裡沒有琴, 還能堅持考上去。 多年的學琴時間有太多的藉口和理由教人放棄了。

或許我家裡的人, 意志都是這樣練出來。 凡是自己喜歡的興趣, 雖然父母不會干涉, 但支持鼓勵也不會多。 你真的想做, 就要自己想辦法。 他們最多只會在金錢上幫助一點。 他們不會教你, 也不知怎樣幫你。 比如說自己能夠說一點德文, 全靠在大學不斷爭取機會學回來。

現在出來做事, 大妹的閒暇其實不多。 置一部鋼琴在新居, 象徵意義多於實際作用。 買鋼琴是虛榮多於一切。 但把兒時願望寄托在擁有一件物件上, 不是太過份吧?

母親大人以前當車衣工, 在家裡擺放一部電衣車二十多年。 她一年也不會操弄那衣車幾次。 直至家裡裝修,實在放不下, 才不情不願把那電衣車送人。 分別時還依依不捨。 她曾經說過, 當年跟父親吵嘴, 曾想過帶同那部電衣車搬出去。 可以看出, 那部電衣車, 是她的希望和感情寄托。

父親也不遑多讓。 他當年彌留的時候, 還是老老念掛著他的工具箱和電鑽, 要把它們送到合適的人手裡。 工具於他來說, 比財產來得有價值。

或許, 對物件的痴迷, 不過是尋常百姓寄托感情和夢想的方法。 所以董啟章的《天工開物‧栩栩如真》才會這般好看。

人生裡頭, 不會有幾多個不切實際的願望能夠留在心底多年,可以實現的到就更少了。 能夠幫大妹完成一個小心願, 反正能力應付得來, 多花一點錢也沒所謂了。

四張直幅照

整理好歐遊的照片,沖印了幾張裝飾辦公室:

攝於2011年4月26日

擺放出來,才發現自己原來挺喜歡拍直幅;

無心插柳,四張直幅照片的組合很精彩:
有動物、植物、建築和風景;
有早上、午間、黃昏和晚間;
有室內、戶外之別;
有仰視角、水平視角和俯視角;
四張照片色彩分明;
主體分佈在上、下、左、中、右;

哈哈,這篇文章真自戀呢。

歐遊照片一覽:  http://www.flickr.com/photos/dfpoon/sets/72157626433371725/

關注

Get every new post delivered to your Inbox.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