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說:棉絮飄飄

小小說:棉絮飄飄

晚上在露臺梳洗,發現一團白毛毛的游絲飄過。我家住十九樓,平常在空中飄蕩的物事不多。莫說是棉絮,即是有翅膀的小麻雀也不常光顧這個樓層。但那團游絲看 似還不滿足,還勉力汲汲向上。它不是火箭那種一飛沖天,而是徐徐的從容漫遊,彷彿內裡有一股向上的動力,要飛上九千里外的雲端。

棉絮何以飄飄?

路旁的木棉樹雄糾糾的站着。我曾聽說,每位英雄都總有他的故事。於是我鼓起勇氣詢問敬畏的木棉樹。他仍是木無表情,看也不看我一眼,就像 白金漢宮門外那些御林軍。我心有不甘,繞着他轉了一圈。也許他高大的身子看不見我,於是輕輕地依在他身旁多問了一聲。這次他依舊沒半點反應,我只好放棄, 慢慢走開。走不了幾步,微風吹過,樹葉沙沙作響。樹葉緩緩告訴我他的故事:

「小兄弟,你不用走遠。來,你何不就坐在我身邊,我慢慢的告訴你。啊?真對不起,我的枝葉直梆梆,擋不了多少陽光。從那裡開始好呢?」

風停了一會。他想了一會。

「不如就從你搬進來開始說起。我記得你那時才三歲上下,你媽牽着你和妹妹,頭一次走進這條村。你那時還是個小個子,身高還不及兩個枝椏的 距離。我當時也是剛搬進來不久,還沒有開過一次花。你也許不記得,馬路對面以前是個臨時房屋區,樓房都是矮矮的。即使那時我身不高,我還是可以看到遠山和 火車。你有沒有到山那邊?我有個遠親就住在那山上,以前每年春天花期,我們便能看見對方,向對方問好。可是,自從馬路前面多了這片樓宇,我只能偶然叫麻雀 幫忙給他帶個消息。下次你要往那邊,記得給我替他問好。啊,那時還有柴油火車,電氣化火車運作了不久。你應該記得,柴油車那種討厭聲浪和焦油氣味。話又說 回來,我已經很多年沒有看過火車了。」

我點了點頭。待英雄樹繼續說下去。

「唔,那時候的村子十分寧靜,最吵就是那火車。馬路對面的地方變得真快。最初的時間還有小販在那裡經營。賣菜、賣肉、賣水果,那些叫聲至今我還記得。沒多 久,村內的菜市場開張,店舖的販子發現生意給侵佔了,團結起來掛橫額、抗議,好像還罷了一天市。也不知後來怎樣解決,總之臨時房屋區清拆後,小販攤檔當然 就沒有了。說起來,近來路過的婦人都說往聯和墟或上水的新菜市場買菜,內容往往包括那邊的菜市場如何整潔通爽,魚肉如何便宜鮮活。看來村裡的菜市場也不再 受歡迎。」

「你說得對。」我答道。「村裡的菜市場的確不太受歡迎。」

木棉樹續說:「我這棵老樹就只會這些故事。希望沒給你悶慌。」 他想了想,緩緩的撥弄他的樹葉。「記不起那一年,唉,年紀大了記性就不好。 該是對面那幾座高樓入伙了不久,很多人帶着大包小包搬進搬出,好不熱鬧。聽那些人說,那時是最好的年頭。什麼『魚翅撈飯』、『細屋搬大屋』我聽得最多。可 惜我根本就不明白那是什麼來着。那時人人都泛着自信的笑容,那些或許是幸福的咒語。近幾年搬家的次數少了。也許要離開也早走了,剩下不想離開的人。」

棉絮以何飄飄?

樹葉停了一會。我靜靜的抬頭看它。他終於又再撥弄自己的枝葉。 「我根本算不上甚麼英雄樹,每天只在這裡站崗,沒經歷過甚麼,極其量只是每年應付一、兩場大風雨。畢竟人間的煩惱事我不太明白,自然也不上心,只不過偶然和麻雀小兄弟閒話幾句。我想我的說話也差不多,你還有什麼想知道?」

我抬頭想了想,開口道:「怎樣才可當一棵英雄樹?」

「唔,」木棉樹葉徐徐擺動:「首先根要抓得夠深,基礎才能打得穩;樹幹要挺直粗壯,才能抵風抵雨;枝幹要伸得夠長夠畢直,絶不能糾纏蔓生,樹葉才能吸收足夠陽光,木棉種子才能妥當起飛;當然還要有自由流動的空氣,木棉種子才能飄得夠高夠遠,把英雄的冒險精神發揚光大。」

翌日上班的時候,在地上發現一圈棉絮。看看路旁的木棉樹,棉絮一團團牢牢黏着樹枝,看來地上的種子不應是它所出。我真想問它,您究竟飄泊了幾處地方?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