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 Bauman看愛情﹝上﹞

很久以前和同事上茶樓,不知怎的說到張愛玲。兩位同事堅持,只有女性才能體味張師太的細膩情感,我不是女孩子,無從分辨。但我一直相信上佳的作品定能觸動 所有人,至少能被普通大眾了解。同事有如此的偏執,一是太小看我這個讀者,懷疑我的閱讀功夫;一是她們太小看張師太,覺得張師太的功力未夠上乘,不能夠說 服所有人,只配觸動女性讀者。當然飯桌上的討論又不是學術會議,我自然就沒有把話說盡,任由她們堅持己見。

那天我還提出另一觀點:近幾年「張愛玲熱」在社會上風行甚廣,究竟是不是經濟不景,人們生活失去依靠和目標,紛紛轉以愛情為出路?同事 立刻追問我理據何在。我區區一介布衣,又怎會有甚麼具體研究成果?就算有,也只能是個人的片面觀察,作不了準。本來我也不多忘了這個問題,怎知近日讀Z. Bauman的《Thinking Sociologically》,竟發現一個可能的答案。

﹝未完﹞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