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 Bauman看愛情﹝下﹞

﹝續7月11日:Z. Bauman看愛情﹞

「古典社會學家齊美爾 (Georg Simmel) 多年前的觀察,生活在人口稠密、五花八門的世界,尋找意義與統一的過程永無止境,到最後個人往往回歸到自己身上。這種對統一、對一致性的強烈飢渴,當投注 在自己身上,而非外在世界時,就叫做尋找「自我認同」(self-identity)。

我們參與了無數非個人的交換,但其中沒有一個足以提供這種認同感。… 在每一個非個人關係中,我們感覺自己或多或少擱錯了位置:真正的自我似乎留在別的地方,不在目前進行交易的環境裡。 」

這裡我要作一點補充,作者 Z. Bauman 這裡說的「非個人的交換」,泛指一切不需要特殊友際關係的交易或交換,包括物質交易和服務。英文原文為 “inpersonal exchange"。書中舉了這樣一個例子:你到銀行借貸,銀行經理不會因為與你相熟,而考慮或拒絶你的申請;與此相反,若你向兄弟借款,他則會因為你們 的親戚關係,而施以援手。經理做事不考慮與你關係,所以為之「非個人」。於是幾乎所有城市人的日常生活,亦合乎此一定義。火車買票,廚師烹調,侍應招呼客 人,甚至老師授課、醫生治理病人,也屬於「非個人交換」。

「德國社會學家魯曼 (Niklas Luhmann) 主張,追求自我認同,是我們對愛情──愛與被愛──有無比強烈的需要,最主要和最強大的原因。被愛的意思是,被對方視為獨一無二,不同於其他任何人;

換言之,被愛的意思是被『瞭解』(understood)。… 是一個殷切呼籲,呼籲他人站在我的立場,從我的觀點看事情,不需要進一步證據即接受我確有此一觀點,只因為那是我的觀點即應當獲得尊重。」

這差不多解釋了為什麼近幾年「張愛玲熱」在社會上風行甚廣。這幾年經濟不景,香港人投放在工作﹝即非個人交換﹞的時間和心力越來越多,自 我認同的需要越來越強。可惜現代社會的家庭越來越小,失去了很多靈性溝通的機會。於是我們越來越需要依仗愛情,盼能從中找回自我,得到自我認同。

祖師奶奶張愛玲的作品堪稱浪漫經典,代表的情懷正好切合需求,於是大家一讀再讀,怎也不輕易放手。當然你可以質疑為什麼是熱的只是張愛玲,而不是其他潮流。接下來 Z. Bauman告訴我們為甚麼現代的愛情會荊棘滿途:

「生活在複雜的社會,當大部分人類需求均以非個人方式來滿足時,我們們對愛情關係的需要比任何時刻來得深切。這也意味了愛情的包袱必然沉重無比,情侶必須奮戰和克服的壓力、緊張與障礙,也必然艱鉅無比。

『互惠』(recipriority) 的需求,使得愛情關係格外脆弱易損。如果我希望被愛,我選擇的伴侶多半會要求我報答──以愛來報答愛。如前所述,這表示我應當償還我的愛人提供給我的服 務:以行動確認對方的經驗是真實的,在尋求被瞭解的同時,去瞭解對方。當兩人初次見面時,各自已走過一大段無法與對方分享的人生經歷。兩本不同的人生傳 記,多半會產生兩套相當不同的經驗與期待。現在這兩套價值必須重新協商。至少在某些方面,它們是互相矛盾的。我和我的伴侶不可能立刻承認這兩套東西,包括 其全部內容,是同樣真實和可以接受,不需要任何修正和妥協。為了關係的長久延續,其中一套或兩套都必須讓步、修剪或甚至投降。但是投降這件事偏偏違反了愛 情的目的,違反了我們希望用愛情來滿足的需求。如果雙方真的進行協商,而且兩人均堅持協商到底,則可望獲得豐厚的報酬。但是通往幸福之路荊棘滿佈,行走其 上,需要極大的耐心和遠見,才能平安抵達終點。」

以上引文出自 Z. Bauman, “Thinking Sociologically" 中譯《社會學動動腦》110-113頁,原英文版 p.98-101.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