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週末

時間總不夠用。每星期總想放假時幹點事,譬如說整理一下讀書筆記,複習一下課業,又或是拍幾張照練一練手藝。情況就如別人假日待在後園,給自己的植物灑水 施肥,以助它們茁壯成長。可惜每次目標總不會達成,不是有不期然的事情發生,就是自己把持不定,給無聊事蒸發掉寶貴的光陰。舉本星期天作例子:早上接近十 時起床,梳洗早飯,差不多就耗掉一小時;接着往街上買報紙,還有給爸爸的手錶換電池,又用上一小時;回家隨便上上網,找找手寫板的資料,還有給小妹找找那 本忘記名字的flash教學書,這樣又花了個多小時。

吃過午飯,和大妹回港大收拾行裝。時間如瀑布飛瀉,返到家門已經晚上七時。黃昏到街上跑步。吃過晚飯,隨便翻兩翻報紙,九時轉眼便到。原以為晚上可以專心複習,怎知道明珠台播放《朱羅紀公園》,忍一住一看便直看到完。自己時間分配不好,不可以怨天攸人。

昨天星期六倒過了充實的文化天。兩時到書展聽講座,張大春、小思、馬家輝說得不錯,觀眾席上還看到李歐梵教授。接着在書展會場內閒逛,人 多得不得了,好不容易才走完一圏。多年沒有到書展,原來還是老樣子。好的東西不多,廉價書、舊書卻遭人爭相搶購。晚上的活動可精彩,相約了友人看王爾德的 《不可兒戲》,此劇由楊世彭導演,余光中翻譯,香港話劇團表演。我自己就挺滿意演出,不過朋友卻有點微言。翻譯從來不是討人歡喜的工作,余光中的翻譯忠實 流麗,卻在某幾處有瑕疪;香港話劇團的演出不錯,但友人認為女角演出有點誇張。她的反應倒有點像我上次看完進念──那場所謂的「浮士德 vs 浮士德」之後,不輕易放過文本的詮釋者。她喜愛王爾德,「愛之深、責之切」,我早該明白。尤幸王爾德的劇目笑料百出,那總算是個歡愉的晚上。

規律、自我應束,本是現代人所謂的成功法則。再不改善自己的陋習,成就終不過了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