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在病床有孝子

星期天跟大妹回港大幫忙收拾,說到愛人生病的處境。大妹說如果一個男孩子能在病床邊守候照顧,那是多麼難得,多麼令人感動。我沉默了一會,回應說:「我想 那其實並不怎樣難得。女孩子也許覺得稀奇,但我相信我能交心的朋友都會這樣做,尤其大學裡認識的那幾位。若你問我自己,我想也會這樣做。當然你可以說我" 口講無憑"。」我補充道:「也許女孩子覺得那是不可多得,但我會覺得那是男友的份內事。」「我大學系裡的男孩子就不見這樣做。」大妹回覆道。「看他們那種 市儈相,就知道他們斤斤計較,你休想他們多付出一點。」「也許吧。我看我以前系裡的男同學多半也能辦到。」我總結道。

中學的時候,那位因病離職的純數老師自己就是個動人的故事。話說他父親很早就離逝,他和母親自小相依為命。那時候日子很苦,他母親很粗 勞。好不容易他讀完大學當上教師,可惜他母親不久便病倒床上,需要別人照顧。於是他把母親送到療養院,每天下班後都到母親的床邊待上一、兩小時,替母親清潔身體,與她閒聊幾句。其間老師其實還讀了一個數學和一個經濟學的碩士學位。老師就是這樣每天來來回回,加上學校的工作壓力累壞了。老師在班上很少說自 己的事,我也是從他的另一位教師朋友聽回來。

丘世文生前也有差不多的遭遇。他母親身體不好,要經常出入醫院。《顧西蒙的信》裡面有很多描述。書內說護士還稱許他和母親倆,即使病裡仍然相敬如賓。最可惜是他最後竟比母親先辭世。他的家人一定十分難過。

在許鞍華的「男人四十」裡,張學友為了梅艷芬和孩子放棄了前途,默默地當了一生教師。他們倆的感情絶不驚天動地,可歌可泣。只是當年梅艷芬在墮胎前打了一通電話給張,他們便開始一起生活。我尤記得梅艷芬飾演的太太,說過一句這樣的深刻說話:「傻仔,若沒有感情,怎樣可以和你爸待在一起這麼多年?」也許現在的人欠的就是這種細水長流的付出。

逆境考驗的從來不止是身體的能耐或錢財的多寡,個人修養和人情冷暖才是真試練。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