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娜‧卡列尼娜》修稿

收拾,一個重新發現自己的過程。以前看過那些書,遇過那些人,甚麼時候作過那種情思,只要你不是沒心肝,甚麼也不保留,總能發現一點蛛絲馬跡。這些線索迅速引你進入懷舊電影院,腦內的放映機隨即開動,讓你好重温一下舊夢。

小妹書展買的《朱光潛全集》第一號,內裡已錄朱先生的《給青年的十二封信》。以前我早就有單行本擱在書架。為節省空間,我只好把單行本上的筆記遷到第一號上,然後安排小本子另藏別處。匆匆掃過整部小書,發覺已經遺忘大半,重劃筆記正好讓我輕輕複習一下。

第八封信‧談作文:
「一段是從托爾斯泰的兒子 (Count Ilya Tolstoy) 所做的《回憶錄》(Reminiscences)裡面譯出來的,這段記載托爾斯泰著《安娜‧卡列尼娜》(Anna Karenina)修稿的情形。他說:

《安娜‧卡列尼娜》初登俄報Vyetnik時,底頁都須寄吾父自己校對。他起初在紙邊加印刷符號如刪削句讀等。繼而改字,繼而改句,繼而又大加增刪,到最 後,那張底頁便成百孔千瘡,糊塗得不可辨識。幸吾母尚能認清他的習用符號以及更改增刪。她嘗終夜不眠替吾父謄清改過底頁。次晨,她便把它很整潔的清稿擺在 桌子,預備他下來拿去付郵。吾父把這清稿又拿到書房裡去看『最後一遍』,到晚間這清稿又重新塗改過,比原來那張底頁要更加糊塗,吾母袛得再抄一遍。他很不 安地向吾母道歉:『松雅吾愛,真對不起妳,我又把妳謄的稿子弄糟了。我再不改了,明天一定發出去。』但是明天之後又有明天。有時甚至於延遲幾禮拜或幾月。 他總是說:『還有一處要再看一下』,於是把稿子再拿去改過。再謄清一遍。有時稿子已發出了,吾父突然想到要改幾個字,便打電報去吩咐報館替他改。」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