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楊

上星期三平路小姐到辦公室演講,簡介一下台灣的人權發展過程。一如以往,我在小房間裡當傳譯。當她說到「柏楊」先生時,我心裡一沉,接不上話。幸好身旁的同事立刻接上麥克風,不然真不知怎樣應付那段空白。

原來我也很久沒有讀柏楊先生的作品。去年我也會偶意讀讀他在《明報月刊》上的專欄,但今年稍忙,又沒有興頭翻《明報月刊》,所以就疏遠了。說上來,我讀了先生的作品有好幾年,雖說不上讀了很多,但總算知道先生的創作歷程。

說起柏楊,香港的讀者也許最熟悉就是《中國人史綱》和《醬缸裡的中國人》這兩部書。真對不起,我兩本書都沒有看過,我以前讀的都是先生的文學作品。

(Con’t)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