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柏楊﹝二﹞

﹝續前文﹞

說起柏楊,香港的讀者最熟悉也許就是《中國人史綱》和《醬缸裡的中國人》這兩部書。真對不起,我兩本書都沒有看過,我讀得最多算是先生的文學作品,詩、散 文、小說,報告文學都讀過。先生的文筆也許算不上第一流,可先生詞鋒銳利,博聞強記,在台灣稱得上和李敖不相上下。﹝但李敖定不這樣認為﹞

愚見認為柏楊先生的文學成就主要有兩項:一是柏楊版《資治通鑑》;二是報告文學《異域》。先說柏楊版《資治通鑑》,話說柏楊先生當年坐 完牢,想不到營身方法。於是他想到把《資治通鑑》翻譯成白話文,《資治通鑑》篇幅不短,譯成該夠生活了。但問題就來了,正因為篇幅不短,要全翻譯完才收錢 他應該也餓死了。當時他便開先河,先譯好第一冊,看讀者反應。然後定期出版,結果一譯便譯上二三十本,總算把生活應付過來。

報告文學《異域》是講國民黨渡海過了台灣已後,遺下在大陸和東南亞的老兵沒人理會的悲慘遭遇。那些老兵回不了家,又不願投降中共,國民 黨又置他們不顧。不少老兵至死也沒人理會。我自己覺得《異域》故事精彩,資料豐富。以前還有部同名電影依文學改篇。我少年時代看過部份片段,但現在想來一 點也不及原著吸引。

﹝未完﹞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