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柏楊﹝三﹞

柏楊早年曾以郭衣洞為筆名作小說,可是那些短篇卻不甚了了,故事模式差不多全是同一個樣式:

男主角因事離開了女友、妻子一段長時候,或是患病,或是當兵,或是坐牢,或是避債。可是當男主角與女友再重逢,他卻發現女友早已忘掉舊情,另結新歡。原因都差不多:女友生活艱苦,等不了男主角,迫不得已放棄舊愛,另謀新生活。

我記得有個故事是這樣的:
一位年青男子無端患了重病,進了醫院。他女友起初關懷備至,定期探望,還經常寫信給他。時間一個一個月地過去,女友的通信卻越來越淡,越來越少。過了一段 長時間﹝也許是一、兩年吧,我印象有點矇糊﹞,醫生說男主角的情況好轉,可以很快出院。年青男子滿懷希望,老想着見女友如何歡愉,日後重新過生活如何幸 福。怎知道第二天,他卻收到女友的新來信,提出要斷絶關係,並附上喜帖一張。第三天,那年輕男病人便從醫院頂樓跳了下來,自殺身亡。

我想,這也許就是柏楊先生自己的痛苦經歷。好不容易坐牢出來,桃花依舊,人事全非。他的小說並不濫情,甚麼也是冷冷的,即使主角給抛棄了也不大哀傷。故事只怨造化弄人,人性懦弱,主人翁對女友、愛人並不怨恨。

中學的時候讀這種故事的確有點震動。那時我算是讀過好幾部經典,內容說的都是人性的光明面,主角意志如何堅定,男女之愛如何讓主人公排除 萬難,穿越世俗障礙。當時身邊不少同學情竇初開,泛着浪漫的情緒,相信天長地久,愛情永在。柏楊小說的故事和現實好像全不一樣。我不時細想,究竟柏楊的故 事是什麼一回事;同時也多留意身邊的情侶,細心留意現實的例子。

想着想着,沒多久便進了大學。以前的情侶同學,分的分,散的散,根本不需要甚麼大考驗。原來柏楊的小說就是這麼的一回事。往後在大學 裡,還是遇上不少崇拜愛情的浪漫份子,尤其那些沉迷張愛玲的傢伙,更讓人摸不着頭腦。我有時看不過眼,多說幾句,告訴他們一些現實的考慮;可那些愛情教徒 當然聽不進耳,還說我多管閑事。結果自然是聚散的故事不斷重演,柏楊的故事依舊無名寂寂。

﹝完﹞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