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村缺水、吃甜湯

昨天整個屋村缺水,無端折騰了一晚。
照片記述

新同事都愛大伙兒一起上茶樓。我自己其實不大熱衷,可是總耐不住大家的熱情,一塊前往。茶樓的食物來來去去都是那些東西,變不了甚麼花樣。唯一新意就是每 次的飯後甜湯。以前我可沒有這個習慣,但現在每次吃過後,豐盈飽滿的感覺很充實,還有短暫的幸福錯覺。難怪有些人愛以暴食解愁,不能自已。

上一份工的同事說過,她那時在英國留學,無論食物多平凡市井,餐後總會奉上甜點,或是個布甸,或是一小片蛋榚。但回到香港,大部份餐廳,不論低級高級,卻少有這種招待。她笑說那令她懷念英國的生活好一陣子。

我以前很多事也不明所以,老是不明白那些人為什麼總是那麼執著,執迷過去的經歷、執迷一時的情緒、執迷某種生活方式;現在人大了,認識的人多了,體驗多 了,發覺自己經常也一樣執迷。如不吃這只吃那,只讀某幾位作家的書,不讀流行讀物等等。說穿了,原來人皆偏執,只差程度深淺不同而已。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