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在〈五彩傘〉之後

幾天前讀到葉輝在明報的專欄,裡面有說話如下:「動物一直都是人類賴以自我認識及至自我反省的他者。」剛巧 enoch 又推介了篇影評給我,真假周星馳 ── 大陸的無厘頭詮釋如何誤讀周星馳的愛情觀。讀過以後,重新讀自己的文字,體會更深。

寫作從來都很貼身。無論你怎樣偽裝,筆下始終是你心裡的東西,那怕只是其中一片小小的部份。小說、故事即使是想像出來、虛構出來,內容始終和生活體歷、感受分割不開。心裡的害怕,追憶,信念和渴望,在文字裡無從掩飾,無從躲藏。

原本在網上舞文弄墨,只為鍛鍊一下自己的文筆,記下一時的情思雜憶。開始時以為不消幾個月便會意興闌珊,或是淘空腹中的墨水,最後草草收場。沒想到,一寫就差不多兩年。有時回看舊文,雖然大多是匆匆忙忙的東拉西湊,可卻能體察到自己當時的生活軌跡,跌跌撞撞的心路歷程。

我從文字裡更認識自己。那個在現實裡不常現身的自己。看倌你呢?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