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脾氣‧談收養

因小事和家人爭執。雖然自覺沒犯多少過失,但態度、語氣的確很過份,希望家人不會記在心中。自十幾歲開始,我就知道如何把心境和表情分別開來。在人前發脾氣,心境可能根本不怎麼樣。很多時只是裝腔作勢,就像孔雀開屏,刺猬豎刺一般。

有時別人說我虛偽,也許我的確如此。舉例說,在上一份工作,我就曾特意讓新來的同事不好受。後來共事久了,同事自然明白我不是那種無事生非的麻煩人。往後 甚至合作無間。有次她問我當時是不是很討厭她,對她心存怨恨。我告訴她,其實我當時沒甚麼,只是刻意裝成那樣子,使她不要那麼接近我。她半信半疑,似乎不 信我戲演得那樣好。

無論怎樣辯護,讓人心裡不好受,始終自己修養還欠功夫。若那是朱光潛先生,他又會怎樣處世呢?

曾有讀者寫信問朱光潛:給青年的信那一類的文章有沒有一個中心思想?朱氏回答:「我的個性就是這些文章的中心。如果旁人檢討自己不是一樁 罪過,我可以說:我大體上歡喜、冷靜、沉著、穩重、剛毅,以出世精神做入世事業,尊崇理性和意志,卻也不菲薄情感和想像,我的思想就抱著這中心旋轉。」

朱氏曾讚美曰:歌德的偉大思想和偉大性格特徵好像一個山峰,雖然在遠處,但在白天的照耀下,輪廓仍是鮮明的。

朱光潛的生平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