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彩傘女孩:魔術師的宣誓儀式﹝續﹞、後記

今次〈五彩傘女孩〉的篇幅比我原來設計的長。希望大家還沒失興趣。接下來的宣誓過程其實很簡單,不過那個宮殿還沒有裝潢好,而且裡面將會有一連串事件發生,為了不把大家悶透,所以最好還是把故事先擱一下。

而且寫小說真的吃力不討好。要摸透角色,就要與角色同喜同悲,不對,該要鑽進他們裡面,比他們更着力感受、想像,他們可能出現的各種情緒。〈五彩傘女孩〉重心並不在言情,故事是要表現各角色在不同處境裡,各自的表現和選擇。從而營造故事人物的個性和關係。

就拿湖中仙來說,她在故事裡出出入入,不是為了什麼,只是為了滿足自己的好奇心和享受一時的快意。會不會傷害其他角色,損害別人的關係,她根本沒想到那麼多。在我的設定裡,她絶不是個壞角色。不過未知我的技法夠不夠水平,會不會使看倌誤會呢。

謹送上〈五彩傘女孩〉的續寫部份:

五彩傘女孩:魔術師的宣誓儀式﹝續﹞

從前幾天給湖中仙開玩笑至今,彩傘姑娘和狐狸兩個沒認真說過幾句話。在彩虹橋上,狐狸開口,試圖打破悶局。

狐狸:「乘船真好。才一天功夫,我們就到了彩虹橋。要是我們靠走的,不知要不要多花一個月時間呢。」
彩傘姑娘:「是啦,是啦,全賴你的英明判斷。我也知道乘船快一點,只是我小時候坐船出遊,掉過進水,險些兒沒命。所以自此不大喜歡乘船‧」
狐狸:「那你剛才怕不怕?」
彩傘姑娘:「有一點。那個船伕好像不大認真,就是泊岸也要好幾次。」
狐狸:「那你為甚麼不擁着我?」
彩傘姑娘:「你就想得美。擁着你幹麼?」
彩傘姑娘作勢要用傘子教訓狐狸,臉上再一次露出笑容。五彩傘變成和橋一樣的七彩顏色。

狐狸也識趣地跟主人玩玩,向前奔了幾步,不讓彩傘姑娘輕易得呈。他們倆追追趕趕,快步走了好一段路。玩得累了,他們倆放慢步伐,乘機察看一下四周的風景。

狐狸:「今天的天氣真好。」
彩傘姑娘:「唔。」
狐狸:「橋下的風景也美。」
彩傘姑娘:「唔。」
狐狸:「你今天也很美。」
彩傘姑娘:「你口甜舌滑,我才不信你。你半點也不真誠。」
狐狸:「我說的都是真話,我從來沒有騙過你。」
彩傘姑娘:「那你大可以真誠點說出來,整天裝撲克臉,我真不知你幾時才是說真話。」
狐狸:「狐狸生下來就是這樣。要不這樣說話,我可會難為情呢。」
彩傘姑娘:「你也會難為情?你叫我怎信你。」
狐狸舞動前爪,示意彩傘姑娘彎低身,把頭靠到自己嘴邊。他輕聲說了句悄悄話。狐狸和彩傘姑娘的臉同時泛起紅暈。接下來大家就不敢說話,慢慢走下去。

差不多到橋頭,彩傘姑娘忽然停下來,說出在心中積壓了很久的話:
「萬一我要離開你,你會怎樣?」
其實狐狸之前怎會沒想過。但每次想到總是岔開,就像是個絕不可冒犯的禁忌一樣。彩傘姑娘和狐狸站了好一會,狐狸才輕聲答了句: 「或許我會回到麥田。」
彩傘姑娘:「那你會不會跟別人?」
今次狐狸沉默的時間更久。他臉上的煩惱神情,看上去好像要想好幾十年。
狐狸:「彩傘,你能不能答應我,總有一天,定會回來找我?」
彩傘姑娘:「我負不了這種責任。」彩傘姑娘臉色轉青,她連忙收起五彩傘,以防狐狸看穿自己的感受。
狐狸:「若要繼續冒險,我唯有最後跟別人。狐狸從來不會隻身上路。」

狐狸不知果真如是,他究竟會再在麥田上待多久。如果所有狐狸都一樣,給小王子馴服後的狐狸足足等一輩子。不對,若把它的子孫,即狐狸自己的父母、祖父等等算上去,狐狸該等了好幾代了。當然小王子的讀者只會記得漂亮的玫瑰花,平凡的狐狸自然不會有人放心上了。

﹝故事暫告一段落﹞ top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