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要到發瘋

Enoch這幾天在日記裡,訴說現實生活的困難和感情的失落。可能年齡、出身背景相約,我感受尤深,在此我也來湊湊熱鬧說幾句。

我的左手腕曾摔斷兩次。或許我的生命就從此不一樣了。

我讀初中時第一次摔斷手腕。那年農曆年假,我在鄉間的天台放煙花。點燃了煙花,我往後退,退不了幾步,一下踏空,之後就從三樓的天台摔到二樓樓梯上。左手 腕斷了,眉毛還留了一道疤痕。我很記得那下踏空的感覺,雖只是一秒半秒,但有時發惡夢,那一秒半秒的踏空感覺,就夠你直冒冷汗。

那次摔斷手腕,我上了寶貴一課:面對難關,面對危難,若不是準備好後路,那就千萬不要退縮。退一步,通常不是海闊天空,退一步,等着你的是萬丈懸崖,一步就足以粉身碎骨。

第二次是在大一的暑假。往加拿大交流前,和朋友打籃球。結果我還不小心把左手腕摔斷。受傷的還要是最脆弱的豆骨。就這樣,我在加拿大敷石 膏足足敷了三個月。敷石膏的日子可不易過。每隔一段時間,我就要到附近醫院,檢查我的康復進度。每次都是一樣。把石膏拆掉,照X-ray,然後等結果。豆 骨很難癒合,結果通常是失望的多。

有一次,我算過快三個月,滿以為該完全康復了。怎知道醫生說我還是要重新敷上石膏。於是醫護人員又把我的左手紮上。我忍不住耍了點小脾 氣,最後死死地氣走出了醫院。巴士站就在醫院對面。當時我親眼目送巴士離開站頭,我怎樣呼喊,怎樣追趕,巴士還是沒有停下來。我走回巴士站,看了看車程 表,得知起碼還要多等十五分鐘。那天氣溫只有零下幾度,自我走出醫院,天空就一直就下着不大不小的雨點。

左手的石膏燙熱。我用衣服蓋好,以免雨水沾濕;但又擔心石膏未乾,會黏着衣服。我焦急徬徨,不知怎算。眼淚就忍不住一顆一顆滾出來。在 加拿大我第一次就這樣哭了。那時獨自在外頭生活,單手梳洗,單手換床單被鋪,清洗衣物,收拾家務,我全都挺過去,沒抱怨過。就算功課很忙,要單手操使鍵 盤,編寫程式,因此右手負擔太重,痛得很,我也沒有哭。

那天在巴士站,我的眼淚該比雨點還大。哭,是因為希望幻滅,又一次失望;哭,是因為感慨錯過了巴士,時不與我;哭,是因為外頭天氣不 好,叫人哀傷。雖然用右手寫字,但我自小就是個左撇子。給石膏套着左手,感覺就像自己給困住,不再自由,自己給無情鎖住。那天我原來有統計學小測,我特意 請假,以為會有好消息。怎知道又是再一次失望。

回到家,我整晚不開心。拾起相機,和朋友借了三腳架,就到樓下拍照。當晚我拍下這幅照片:

別人都說這張拍得好。我把這幀照片起題為〈等待〉。沒多久,終於過了三個多月,我的手腕終於好了。那次小測要算分數,我跟老師解釋,希望 可以少算一次。老師跟我說,分還得要計。但那沒所謂,我對你有信心,你考試做好一點不就是了嗎?最後考試我的確做得不錯,沒辜負老師的期望。

那次的不愉快經歷,我學會了等待,失落,嘗試和希望。三個多月說長不長,說短不短。既然命運安排,我只是凡人,要急也急不來。自己的身 體也如是,其他的東西更加和命運爭不了。失落是人生常有的事。失落過後,還是要面對生活。希望可能會一次又一次幻滅。但是我們還要希望,因為只有不斷希 望,不斷嘗試,生命才會有所進步。就算石膏拆了又敷了幾次,我還是要試,為的就是看清真相,要知道自己究竟到了那個階段。

一時的難關,只要還活着,就總會捱得過。理想、愛情、幸福,既然你真的想得發瘋,為何不盡力去試一試?就算最後失敗收場,始終沒有讓自己白過。

「申請史丹佛的「秘訣」,就跟你追求人生其他很多寶貴的東西,如工作、愛情、婚姻、幸福……一樣,就是:你必須想要!必須非常、非常想 要!必須想要到想瘋了!想要到為了得到它,付出別人想像不到的努力。大多時候,我們之所以得不到我們想要的東西,並不是因為我們命不好,只是因為我們沒有 想要到發瘋!」

王文華. 史丹佛的銀色子彈. 台北:時報出版, 2005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