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雜家劉細良

在enoch的留言版上說了幾句理論的局限。我無意在這裡引述,因為連我自己都覺得悶。想起之前讀過一篇劉細良的有關訪問,不如就讓大家看看別人怎樣說:

1988年,劉細良修讀社會科學系研究院碩士課程,翌年卻遇上天安門事件,改變了他讀書的信念,也改變了他的人生。原本,他應該往美國一間州立大學繼續修 讀社會學博士學位,獎學金與導師職位都安排了,他卻臨時變卦,經現任科大社會科學部助理教授馬嶽引路,加入港同盟當全職研究員,一做7年。那段時間,他最 抗拒讀學術書。

「以前我以為讀書掌握了理論,就是掌握世界,原來政治現實跟書本是完全兩個世界。」除了工作需要,他只讀種花、養狗、旅遊與泡咖啡的書,讀日本漫畫,也開始了寫作,寫踏實的政治觀察與分析。

1997年,他寫得更「踏實」更「親民」,因為劉細良成了《壹周刊》的編輯。現時《東周刊》社長黎廷瑤,是第一個教他傳媒寫作的人。劉細 良笑說:「他說寫政治古仔其實像寫鹹古。大橋永遠固定了,吸引人的是細節描寫。」後來他看到《Newsweek》訪問現任美國國務卿賴斯,確有很多細節, 寫她與馬友友合作演出、用什麼唇膏、與布殊的交往等細節,才慢慢明白黎廷瑤不是說笑。

曾令劉細良狂傲的閱讀,漸漸教他平和。「書本是很冷的媒介,所以很少看完一本書會很亢奮,或很沮喪。閱讀是一種慰藉,給我很多勇氣接受挑戰,克服人生低潮,邱吉爾也試過落台,拿破崙、蔣介石如何度過人生低潮?開心時亦不會得意忘形,令人保持比較平和的心境。」

江穎欣. “閱讀雜家劉細良" 明報 2005-11-12, 副刊 D16 版.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