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 – 憶亡父

爸爸,你出殯已了一星期,我還是不住想你。

出殯前一天,你現身到我清晨的夢裡。夢裡的靈堂,氣氛、佈置和現實的有點相像。靠牆的坐位上,一個很像你的人吸著氧氣筒。沒多久,那個身影腰肢漸漸卷曲,看上去快跌坐到地上。四周的人趕忙圍上前幫忙,我也想走過去看熱閙。當我想站起身,我忽然發覺,原來你一直坐在我身邊。你臉色好多了,狡猾的給我笑了笑。我還來不及開口跟你說話,夢裡卻發生了我不記得的小波折,沒多久我就醒轉過來。

那時太陽剛昇起,家裡各人也在睡覺。我不敢聲張,只在床裡偷偷地哭。我想起你早一輪在醫院,有天護士撥電話過來,說你的情況急轉直下。我們大伙兒趕到,你卻說自己只不過是「詐死」,把我們弄得哭笑不得。只可惜,這種把戲已成絕響。

儀式共辦了兩天,加上靈前守夜,大家過後也筋疲力盡。儀式裡頭有很多環節。爸爸,你看清楚沒有?我是你兒子,不同的環節裡也有我的份兒。母親說,你供書教學多年,這算是我為你做的最重要事。在靈前旋圈,我一直在想你;下跪的時候,我一直在想你;列隊行禮的時候,我也在想你。大小妹二人說,我旋圈時,步伐刻意跟著拍子,狀甚輕佻。爸爸,你不會怪責我吧?要不是隨拍子牽引,我怕,我真的走不下去。

媽媽的悽厲哀號,恐怕你也聽見吧。自你離開以後,媽媽這次是第一次放聲大哭。我也很傷心難過,我也想跟媽媽大哭一場。可是想到從現在開始要擔起整個家庭,我就不敢造次,淚淚只是靜靜地流。大學裡人類學,教授說得清楚,不管儀式有沒有法力,儀式肯定也是為在生的人的服務。我知道,儀式裡環節以我當主角,無非就是要在親友面前,宣示我的繼承人身份。以後,你的一切權利,還有你的一切責任,也會由我承擔。雖然我清楚明白,可身在其中,一點也不好受。爸爸,我怕自己不勝任;爸爸,我還有很多東西要跟你學;爸爸,我不知道可不可以及得上你一樣堅毅剛強…..

爸爸,或許我這個不肖孩兒真的及不上你。可是既然分別是命中註定,你就不要再牽掛,我們自會為生活想辦法。爸爸,你安心走,我們都會不時想念你。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