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字塔倒砌

近日工作不太順心。想起 黃仁宇的《萬曆十五年》。書裡有個重要概念,叫作「金字塔倒砌」,英文叫作 schematic design。簡單點說,就是整個組織用高層的主觀意志來理解現實,從上而下把現實砌成想要看到的型態。書內用了西周的井田制作例子。話說周公當年規劃土地,把國家的土地視為一個九宮格的正方形。之後他把不同方格分配給諸候。而諸候又再把自己的土地劃成九宮格,分配給自己的臣子。如此一層一層,國家就這樣分配土地。當然現實的國土不可能是正方形。 於是下層的臣民只好把土地勉強湊合成九份,然後按上層的意思管理。以後歷朝的土地管理均有井田制的影子。

這種統治方式的缺點,網上有評論總結黃仁宇的觀點如下:

「黃仁宇認為西方社會是從下到上,在下層機構中先形成習慣,再積成傳統,不像中國社會從上到下,用觀念的統一替代實際的不一致。如在論及周朝井田制時,黃仁宇就認為(井田制)意味著國家和社會結構是可以人為地創造出的,同時也導致上層設計的形式遠比下層運作的實質更為重要的統治習慣。當談到明財政稅收的時候,黃又指出整套設計「缺乏側面的、客觀的和公允的力量監督,執行時全靠由上至下加壓力,其整體效能必低」。對這點筆者深有感觸,在閱讀明實錄的時候筆者就發現明政府定期有人口數量的彙總,其精確程度大大超越了當時的技術可能,因此必然如黃仁宇所說其意義全在於形式上的一統。」

http://www.be-word-art.com.cn/no10/document12.htm

倒砌的金字塔是註定要坍塌的,可惜這種運作模式仍然每天頑強地運轉。我人微言輕,自然要盲目配合。心裡不舒服,因為連堪稱廉政清明的香港政府 。統計數字也經大量美化修飾。大陸的統計報告,自然更令人懷疑。

不過那也許不只是中國的事。Peter F. Drucker也說,不要盡信政府機關的統計數字。統計數字總會有很多水份。直接到前線了解現實,應該是更準確的法子。

2006年雖無大事變,但暗湧此起彼落。2006,難道就是香港的 “A Year of no significance"?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