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就是細節

快要考二胡了。近幾星期反覆練習,老是重覆練習那幾首樂曲,自覺每星期都一點兒進步。可是每次到老師那裡學習,可都會有新啟發。自以為改善了之前的錯誤,就會接近老師的音色多一點。可是每星期跟老師複習,總會聽到以往沒留神的地方。以為自己奏出來的東西已經好多了,其實跟老師的距離還是很遠很遠。

老師最喜歡用合奏來測試我。一起合奏,即使我沒按錯音,節拍沒弄錯,兩把二胡的樂聲,聽出來總是有一點不一樣。起初我以為是樂器的問題,定是老師手上的樂器較優秀,所以樂曲演奏出來不一樣。偶然老師會用我的琴來示範一下,樂曲一奏出來,我就知道那是樂手的問題才對。合奏完畢,老師奏一段,自己奏一段。定眼看清楚,耳朵細心聽,原來老師在不經意的地方彈多了一個裝飾音,滑音或是快一點,或是慢一點,又或是琴弓刻意的大聲小聲。原來那些毫不起眼的細節,令音色更圓潤、更自然和諧。

樂譜上明明只是簡單的一首樂曲,為什麼要自己添上那麼多麻煩的細節?我嘗試委婉的問過老師。老師答:就是這些不起眼的細節,把樂曲裡的精神充份表現出來。同是一首簡單的曲子,為什麼高手奏起來總是較美妙,關鍵就在這裡。

朱光潛說完美的藝術,應該多一分太多,少一分太少。 體現在音樂裡,原來就是細節的完美追求。那就是多了一個裝飾音,或快或慢的滑音,聲音的或大或小等等。二胡的難處,就是有太多太多不起眼的細節。只是一時的疏忽,聽出來的音色就會很不對板。比起鋼琴或其他樂器,操控起來吃力不討好。

學二胡除了學音樂,老師也教曉我音樂以外的東西。如何逐小逐小練習,力臻完善;如何為自己做筆記,時刻檢討進度,這些也不是普通科目裡學得到的技巧。

就以泛音(overtone)為例,以前在物理課裡學過,弦線的一半,一半再一半等特別位置,奏出來的樂聲應該跟其他的聲音不一樣。用二胡奏出泛音,原來不是說出來那般容易。你要放輕指頭,弓速要快,輕觸的弦線,才會發出泛音。二胡的泛音,很輕盈高潔,感覺有如玻璃琴的聲音。只要你指頭的位置有絲毫偏差,或是你的琴弓走慢了,玻璃的聲音就會變成收音機調不正頻率的噪音。欠缺練習,無論你多了解音樂的物理,結果也是徒然。

對抗工業社會的呆板單一,藝術或許是其中一種方法。學術知識講求robustness,要放諸四海皆準,不同的人用同樣的方法,在相同的環境裡,做出來的東西應該會一模一樣;技藝則講求delicacy,即使同一個人,同一份樂譜,同一樣的環境,演奏出來的聲音也會不一樣。每一次都是獨一無二。每一次都可以更完美。要做得更好,除了有足夠知識,練習也是不二法門。把單調的知識化成獨一無二的技藝細節,這也許就是藝術的真正意義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