續:給黑騎士的信 ─ 談《天工開物‧栩栩如真》

[如題。上半部份請參看 給黑騎士的信 ─ 談《天工開物‧栩栩如真》]

對照《天工開物》的「二聲道小說」形式,明顯《天工開物》的野心要小得多。《天工開物》基本上分成兩半,「第一聲道」是敍述者講述關於物件的故事,另「第二聲道」則是栩栩的人物世界故事。我姑且稱「第一聲道」為「第一虛構」,「第二聲道」為「第二虛構」,慢慢鋪陳我的看法。


「第一虛構」描述的世界,即敍述者存在的世界,香港的讀者並不會陌生。敍述者借描述「第一虛構」裡的不同物事,從而回憶和重構自己過去的經歷。閱讀「第一虛構」的故事,我們可以了解七十年代出生的作者,成長的經歷如何,當時的社會生活如何。以我有限的歷史知識,我相信「第一虛構」裡大部份的內容都是真實的。但敍述者偶然也會用一些幻想的筆觸,目的可能是用來填補一些他自己也不清楚的細節,又或是用來把他的經歷浪漫化,理想化。雖然如此,基本上「第一虛構」和現實世界相差不遠。或者可以這樣說,敍述者希望我們有這樣的錯覺:「第一虛構」的世界,就是我們現實的世界。

相反,「第二虛構」的世界,即栩栩生活的世界,跟現實世界很不一樣。「第二虛構」的人物不斷提醒讀者,「第二虛構」的世界〔書裡稱作『人物世界』〕,跟「第一虛構」的現實世界很不一樣。一切都只是模仿現實世界而已。活在「第二虛構」的人物,都是早被定型的角色,沒有自由意志,沒有想像力,是被作者任意擺佈的角色。只有少數的人物是例外:栩栩、小冬、不是蘋果和尊尼老師。栩栩的出現,破壞了「第二虛構」的原有秩序。「第二虛構」的人物定型和日常生活,因此被擾亂了。「第二虛構」的失序,正好帶出:所謂的人物世界,一點也不可靠。角色定型是維繫「第二虛構」的必要手段,若有甚麼差池,「第二虛構」的世界就會隨時崩解。


「第一虛構」和「第二虛構」只靠敍述者和栩栩連接起來。反叛的栩栩,先是擾亂「第二虛構」,繼而影響「第一虛構」的秩序。若用傳統的概念解析故事情節:栩栩就像是鬼魅,為了尋找小冬〔即敍述者〕,離開了「第二虛構」的陰間,到「第一虛構」的陽間生活。雖然栩栩這隻鬼魅跟「第一虛構」的如真很相像,但敍述者始終拋不開陰陽之別,最後還是把栩栩送回「第二虛構」的陰間。

傳統小說的鬼魅,都是因特別的原委才要游走陰陽二界。栩栩的原委,就是要尋找小冬,即她戀上的那個「人物」。若果愛就是她的使命,那麼想像力就是她的力量之源。栩栩對小冬的愛,除了是男女二人之間的情誼,更是栩栩掙脫「人物法則」的推動力。栩栩對愛的追求,令她超脫「第二虛構」,使她跟其他「人物」不一樣。或許我們可以倒過來說,栩栩跟其他「人物」不一樣,正是因為栩栩有追求「愛情」的能力。愛情不止令栩栩與眾不同,更令她變得反叛,使她重新發現自我,重新認識她生活的世界。我認為這就是整部小說想要傳達的訊息。

[未完]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