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書好的王貽興專訪

因為以下的專欄文字,我千叮萬囑小妹記得在書展取一本七月出版的讀書》回家:

「閱畢王貽興的訪問,不期然暗自垂淚。淒美之處,只有楊過重遇小女可以比擬。文化人未必看流行大報(講真,連我都冇睇),但當你上網search自己的名字時,會看見以下進言。

香港人對文學沒有興趣,並不表示離棄文字,視乎你寫甚麼題材。如果貽興王你大學時副修工商管理,又或者你現在副業並非節目主持,而是股票經紀,以你文筆流暢,識字特多,永無錯字,絕對是財經專欄第一寫手。你以為用藝人知名度可以導人向善介紹文學?大錯特錯,只要你寫本《平民資本家》、《富足一生》之類的財經書,登堂入室之後,再滲入文學元素,包你相得益彰。再加上你夠貼市,炒幾手平保、港交所,保證你沒有以書代錢,叫人整冷氣機的悲慘生活。將財經結合文學,貽興王你肯定可以殺出血路,手頭一定會比你師傅鬆動得多。

這段訪問甚有啟發。我(方卓如)寫這幾百字,讀者接觸面可能比王貽興多,拜題材銷量所賜。

方卓如, ”國金眺望:迷”. 2007-07-19. 蘋果日報.

先不說自己的意見。翻到讀書專訪內文,王貽興這樣回答發問的梁文道:

「即使我有很多時間,一年寫十篇很厲害的小說,都沒有人買,也沒人知,那是沒意思的。如果我的小說只為個人進境和修為而寫,我覺得我四十歲寫都沒有問題。問題是我寫的對社會有沒有影響力和價值,這個才是我追求或疑惑的問題。我師傳董啟章寫自然史三部曲,問的也就是這個問題。所謂對自身很有意義的文學創作,對那些很切身處地生活的人,究竟有沒有甚麼意義?在這樣的社會作家還可以做甚麼?他在問這樣的問題。我和他都在想同樣的問題,分別是他仍然在寫小說,我則入了這一行(娛樂圈),入世一點。」

究竟寫作是為了甚麼?目標讀者又是什麼人? 這確實是每個作者都不能迴避的問題。

我近來在看經典的"How to read a book",很吃力。裡面有個說法很有意思,大意是這樣的:「以前的哲學文字都是以普羅大眾為對象,目的是向普通大眾傳播自己的哲學思想。以前的科學文章也是一樣。達爾文的《物種起源》,伽里略的《論兩種新科學》,都是以普通大眾為目標讀者。可是現代的哲學文字和科學文章,大都是以本行的專業人員為對象。外行的讀者,如要摸清文章的內容,那就得先學會專門的知識。對於現代的這類著作,我們("How to read a book"的作者)也無法教曉你怎樣把它們讀通。」

現代的文學,差不多也是這樣的情況。 我姑且舉個例,Thomas Mann的作品,正正是這種想法的具體實現。讀Thomas Mann的作品,讀者要精通古往今來的典故,才能夠讀得明白,讀出趣味。那種文學對讀者要求很高,是所謂的Model reader,我姑且譯作「模範讀者」。說穿了,還不是為文學界裡的專業行家服務。

那麼現在的「文學」作品是不是都是這樣?我未敢確定。畢竟我讀過的書還少。嚴肅文學對讀者要求高一點,這點我絕對認同。但是題材呢?我感覺大部份都是環繞作家身邊發生的事。若不是環繞文藝圈,就是跟現實生活沒半點關係,獵奇探秘,千奇百怪。

遠離了普羅大眾 ,嚴肅文學就只能是文藝界的小圈子玩意。這是世界潮流,不是一兩人就能挽回。同樣是小說,為什麼哈利波特這般暢銷?這裡面總有個原因吧。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