熟女的囈語

陰差陽錯,看了Sex and the City的電影版。或許因為我不熟悉原來的電視劇,看上去很不是味兒。

茶煲裡的風波,平面的人物,不斷吹捧的物質消費,女性密友之間的閏中夜話,這樣的組合,我真的受不了。

物質與慾望的奴隸,即使是青春少艾,也無甚可觀。年過40的半老徐娘,仍跳不出物欲的囚牢,周身名牌,滿屋衣飾,又有何用?

《女人40》的蕭芳芳,又或是《20 30 40》的張艾嘉,勝過Carrie Bradshaw千百倍。

去年讀報,發現了鄧小宇的《穿Kenzo的女人》。在圖書館借來看了看,故事橋段跟Sex and the City沒兩樣。以前的號外,原來真是很潮。

******
七十年代的Sex and the City
2007年10月28日

【明報專訊】《穿Kenzo的女人》從一九七七年十一月開始,在《號外》連載至一九八四年,是雜誌最長壽和引起最多爭議的專欄,寫的是圍繞四個女子的生活,如今讀來,人物設定如同前幾年風行一時的美國電視《Sex and the City》:
主角錢瑪莉聰敏美麗,如同一班姊妹中的頭領,「其他人都Look up to 佢」,所以男友都得比人優秀,和兩個上得台面的伴侶Andy和鄭祖蔭周旋;
Martha是高級行政秘書,為人保守,姊妹們邊暗諷她「密實姑娘假正經」,邊為她不肯主動找男友而心急;
Jan開放,膚色黑而頭髮鬈,歐遊回來後不怕大膽而大聲談性,總在洋人堆中糾纏,被譏為「湊鬼」;
Mimi是製衣廠太子女,嫁予美國老實華僑,生下的女兒改名「Mary」,希望女兒像她老友錢瑪莉那般本事。
錢瑪莉如此形容自己:「我是屬於那類『too good to be married』的女人,我的威勢、我的引人入勝的地方就是我的美麗、高竇和單身,但假如我的美麗一旦消失,那麼我的高竇、單身就會馬上失去了意義,而我亦會淪為別人的笑柄。所以,很簡單,我是不能老!」


至於姊妹們:「也許我們很須要重新估計一下本身的條件,試想,有誰能忍受個aggressive如Jan的妻子?Martha用高傲去掩飾自卑的路線是否行得通?而Mimi,拿走了她身上的名牌,她還有什麼足以自豪?」
跟 建築師男友Andy她又擔心:「Andy 和我都是不折不扣的中產階級,兩人加起來的人工才二萬多,如果再供間半山區的洋房,剩下來那一萬元不到可以夠我做什麼?那天在怡東酒店碰到文麗賢,她腳上 穿了對Christian Dior,當時我也了對Christian Dior,但不知怎的,一陣挫折感頓然湧上心頭。嘿,文麗賢,Christian Dior在她眼中算什麼?我相信她整個衣帽間都是Christian Dior鞋,而我就只有這兩三對(兩對to be exact)!但如果我嫁了Andy,我今生今世就注定永遠只有兩三對Dior、一兩件Geoffrey Beene、一兩件Marc Bohan、一兩件聖羅蘭,什麼都只一兩件,多不痛快!」

轉引自:http://guanguanjujiu.blogspot.com/2007/10/blog-post_7238.html

〔案:上述文字雖抄自報章,實際上卻出自《穿Kenzo的女人》單行本的序言。〕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