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紫陽與曾蔭權 – 政治家與奴才的對照

浮雲曾蔭權又失言。碰巧今年趙紫陽的錄音出土成書。同是位高權重,一言一行,高下立見。奴才見利忘義,政治家見義忘利。大是大非,豈容胡混?

——-

趙紫陽:「當然將來哪一天也許會出現比議會民主制更好、更高級的政治制度,但那是將來的事情,現在還沒有。基於這一點就可以說,一個國家要實現現代化,不僅要實行市場經濟,發展現代的文明,還必須實行議會民主制這種政治制度。

不然的話,這個國家就不可能使它的市場經濟成為健康的、現代化的市場經濟;也不可能實現現代的法治社會。就會像許多發展中國家,包括中國出現權力市場化、社會腐敗成風、社會兩極分化嚴重的情况。」(英文版P.270)趙紫陽回憶錄節

———
2009年5月14日(星期四) 行政長官立法會答問大會

吳靄儀議員:主席,我問的是行政長官個人的良知和原則。我現時追問,行政長官的意思是否即是說經濟搞得好,就可以不承認殺人呢?香港特別行政區為了分享利益,是否就應該埋沒良心呢?

行政長官:我所說的是時間過去了,香港人對於國家各方面的發展,不單止是經濟上的發展,其他方面的發展得到驕人的成就,這帶給香港不單止是經濟繁榮,而且社會穩定。我很希望在這方面大家可以信賴香港人會作出客觀的評價。我剛才所講是反映……

吳靄儀議員:我問他的是個人的良知,他回答的是國家的發展,是風馬牛不相及的,主席。

立法會主席:是。我再重覆一遍,當議員認為出席的官員或者行政長官沒有回答問題時,我認為是可以給官員或者行政長官看看有沒有補充,如果他認為沒有補充,我們也只能這樣。行政長官。

行政長官:我再說多一次,我的意見就是代表香港人整體的意見,他們的意見亦會影響我的意見。剛才我所說的,就是我感覺到香港人對於現時的看法,這亦是我現時的看法。

http://www.info.gov.hk/gia/general/200905/14/P200905140245.htm

———-

政治失利,浮雲曾蔭權想派甜頭解困,整天說環境嚴峻,令人心生恐懼,感謝他的甜頭。趙紫陽念茲在茲卻是人民的勞動有否效益,人民可否得實惠。高下之別,不可以道理計。

趙紫陽:為什麼要搞經濟改革?

「我搞經濟不是為了只求產值」也許有人會問,你過去在地方工作,怎麼對經濟改革發生興趣?我認為中國經濟必須改革,雖然那時我也看過一些東歐經濟改革的書,但出發點不是為了改革而改革,主要的是我認為中國的經濟弊端太多,人民付出的代價太大,效益太差。但弊端的根本在哪裏,開始也不是很清楚。總的想法就是要提高效益。」趙紫陽談政治局內的鬥爭(P.189-190)

「來北京後,我對經濟工作的指導思想,明確地不是為了追求產值多少,也不是要把經濟發展搞得多快,就是要在中國找到一個如何解決人們付出了勞動,而能得到相 應的實惠的辦法,這就是我的出發點。資本主義發達國家經濟增長2%-3%就不得了了,而我們經常增長10%,但人民生活沒有得到改善。至於怎樣找到一條路 子,我當時觀念裏沒有什麼模式,沒有系統的主張。我就是希望經濟效益好,有這一條很重要。出發點就是經濟效益好,人民得到實惠。為了這個目的,摸索來,摸索去,最後就找到了適合我們的辦法,逐漸走出了一條路。」趙紫陽談經濟改革(P112-113)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