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戀愛中的男人 (ein liebender Mann)

這書最好和歌德的成名作《少年維特的煩惱》一起讀。

《一個戀愛中的男人》這個書名定得真好。戀愛是兩個人的事,為什麼只說「一個」?「戀愛中」(德文:liebend),為什麼動詞會用進行式?「男人」?甚麼男人?原來是德國的文化巨人,鼎鼎大名的歌德。

故事情節很簡單:七十三歲的歌德,戀上十九歲的少女。他們只相處了四十九天,抵不住世俗的壓力而分開。最後男的鬱鬱而終,女的終生不嫁。

這段短暫的愛情在夏天發生。男女雙方發乎情,止乎禮。最親密也只是拉拉手,輕輕交換一個短吻。就算是調情,你只會感受到一個風度翩翩的君子,用高超的文學修為,表達自己滿溢的戀慕之情。女方則時而衷心讚嘆,時而針鋒相對,不脫年輕的不羈。

雖然故事不是歌德親手所寫,但作者細膩的筆觸,彷彿令熱情的維特再一次重生。

故事情節很簡單,但細節安排十分巧妙。我最喜歡就是歌德跟女主角烏麗克,於舞會裡扮作維特和綠蒂那片段。

《維特》的故事裡,舞會是個關鍵情節。維特就在舞會第一次邂逅綠蒂。那天維特巧合當上綠蒂的舞伴,跟綠蒂跳舞。從此之後,維特和綠蒂的情緣就開始發展。只可惜維特最後苦戀不成,向太陽穴轟槍自殺。

作者安排歌德和女主角烏麗克參加化裝舞會。事前雙方都不知道對方扮作甚麼人物。當他們發現男的扮作維特,女的扮作綠蒂,他們就意會大家心有靈犀,心心相印。[對照:維特跟綠蒂跳舞事出巧合,是上天安排的緣份。]

歌德和烏麗克翩翩起舞,羨煞旁人。舞會中場休息。歌德跟烏麗克到戶外談心,不小心摔了一交。歌德因為這一交,意識到自己不再年輕。他努力掩飾自己的窘態。回到舞廳,主持人當眾宣佈歌德和烏麗克贏得化裝舞會的舞蹈冠軍。上台時,主持人開玩笑,說歌德頭上跌倒的傷痕,是維特太陽穴槍傷的化裝。

就因為跌了這一交,歌德和烏麗克的戀情急轉直下。〔維特中槍以後,故事還可以發展下去嗎?〕讀到這裡,我無法不掩卷讚嘆作者的巧妙安排。

小說形式亦是另一精彩之處。故事分為三部份,第一部,交代歌德和烏麗克相遇相戀然後分別的經過;第二部,交代歌德離開烏麗克之後,如何在生活裡掩藏自己的相思之情;第三部,刊載歌德給烏麗克的情信,以此交代兩人的後續發展。

作者刻意用三份一篇幅交代相戀的情節,然後用三份之二的篇幅回憶四十九天短促的愛情。《維特》是一部書信體的小說,作者刻意在第三部以歌德名義寫情書,形式上跟《維特》遙遙呼應。你甚至會有個錯覺:《一個戀愛中的男人》裡的情書,和《維特》的書信,是出自同一人的手筆![按:《維特》成書於1774年,《一個戀愛中的男人》成書於2008年]

小說精彩示範了如何用文字宣洩情感,反覆細味自己的感受。小說內的歌德,不斷回憶自己四十九天的浪漫片段。每次回憶,他會注入不同的情感,然後得出思念以外不同的體會。羅蘭‧巴特的《戀人絮語》,解構《維特》的方式,其實如出一轍。不過小說用歌德自身,重覆又重覆重溫自己的經歷,疏理他自己的情感流向。小說裡靈活穿插歌德的詩歌,尤其精彩:

我已失去一切,也失去了自己,
不久之前我還是眾神的寵兒;
他們試探我,賜給我潘朵拉,
珍寶很多,而危險更多;
他們催促我去吻她槳於施捨的嘴唇,
又把我拉開,將我置於絕境。

--〈瑪麗亞溫泉鎮哀歌〉片段

後記:這書是在台灣旅遊時意外發現,沒想到會撿到現寶。我一邊讀,一邊感到作者不簡單。到互聯網找找,發現作者馬丁.瓦瑟 (Martin Walser)原來大有來頭。他和諾貝爾奬得主格拉斯(Günter Grass)是同等份量的殿堂級德國作家。書扉的推介形容:「這部小說是藝術的上乘之作,詩意盎然……瓦瑟自己也難再超越。--焦點週刊」我相信這書將會流傳下去,變成日後的經典。

維基百科:Martin Walser
http://en.wikipedia.org/wiki/Martin_Walser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