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除法

曾經有段時間,我花了點功夫,讀過一點哲學的書。後來我遇到位真正搞哲學的教授。我問她,既然哲學對人生的課題一直都沒有答案,那為什麼還要搞哲學?馬克思不是講過「哲學已死」?她答道:哲學課題或許沒有終極答案,但先哲有不同的體會,有不同的解答。你參詳不同先哲的意見,就學會有甚麼方向可以繼續發展,有甚麼方向不可行。這個思想的過程才是最重要。

我當時不太明白。歷代先哲都解決不了問題,我們怎會輕易得到答案。現在閱歷多了,開始明白了多一點。我們很容易知道:吃錯甚麼東西會拉肚子、皮膚敏感,但是吃甚麼東西會有益健康、延年益壽,卻人言人殊。同理,我們較容易認清那些人是壞人、是騙子,但那些人會在我們人生道路幫一把,卻要過一段長時間才知道。

或許好與壞根本就不平衡,壞的總是很少份量就很快見效,好的卻要大劑量、長時間才會知效果。我們應對的辦法,或許只有method of exclusion(排除法),撇除不好、不適合的事,然後專注於好的事。我覺得這就是Peter Drucker的精神。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