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白》– 懦弱的死亡宣示

《告白》– 懦弱的死亡宣示

[以下討論透露劇情]

撇開眩目的攝影技法、獨白式的敍述,告白的故事有點複雜。情節層層遞進,時有驚喜。不過,我倒想藉討論「死亡」在戲裡的意義,了解這齣電影。

《告白》裡在兩處不顯眼的地方,提到兩部經典,分別是《少年維特的煩惱》和《罪與罰》。愚見認為這是了解這部作品的重要線索。

第一處:新老師寺田直輝自我介紹時,告訴學生他的花名叫「維特」。他還補充說,「我雖然叫維特,可我並沒有什麼煩惱。」很明顯,作者是要指涉《少年維特的煩惱》,還刻意給觀眾留下線索。

第二處:少年殺人犯A渡邊修哉在畢業宣言裡,引述《罪與罰》主角的一段說話,內容大致上說如果死了一條生命可以改變世界,那生命就算有意義了。

點出這兩部經典,究竟有甚麼用意呢?首先,讓我們重溫《少年維特的煩惱》和《罪與罰》的故事:

《少年維特的煩惱》裡,浪漫、充滿才情的維特戀上一位叫綠蒂的漂亮女子。可是好景不常,綠蒂的未婚夫出差回來,綠蒂原來早已訂婚。維特苦戀不成,受不了社會禮教的打擊,最後自殺收場。

而 《罪與罰》裡,貧窮的法律系大學生拉斯柯爾尼科夫,殺死了吝嗇的當鋪老太婆和她的妹妹。他因此備受罪惡感的折磨,生了一場大病。期間他認識了賣淫維生但心 地善良的女子索妮雅。得到索妮雅的鼓勵,他最後向警方自首。拉斯柯尼科夫被流放到西伯利亞服刑,索妮雅跟著他到西伯利亞。可是他一直不諒解索妮雅,對她很 冷淡。直到索妮雅大病一場,他終於發現自己是如何深愛索妮雅,決心用盡一切補償。

死亡,在兩部經典作品都佔著重要位置。維特以死明志,向世界宣告自己對綠蒂的愛,體現自己的自由意志。同時他亦以了結自己生命來控訴當時的社會禮教,壓抑年輕人的情感個性。

而在《罪與罰》裡,男主角因不齒當鋪老太婆欺詐窮人,不滿社會的不公義而殺人。殺人後,男主角受盡良心的責備,全靠女主角的情意把他拯救回來。

相對而言,《告白》裡的殺人動機,則顯得蒼白無力。少年殺人犯A渡邊修哉和少年殺人犯B下村直樹,一心只為了證明自己有本事,要在世上留名。他們要殺的都是無辜、弱小和善良的人。殺人背後並沒有甚麼的理念。別人的生命都是不值一文,只不過是證明自己能力的工具。

可吊詭的是,少年殺人犯A和B越想越殺人,卻越發證明他們的無能和懦弱。對現世不滿,要成名,為什麼不是了結自己的生命而要殺害其他人?(對照《少年維特》的例子)

要殺人,為什麼專挑無辜、弱小的人,而不是心目中的壞人?(不選到警局保釋的男教師或「不負責任」的班主任,而是殺害老師的四歲女兒。)就算後來改以女朋 友、全體同學作目標,也只不過是因為他們較易被殺,而不是他們該死。另外,他們一心想著殺人後會受《少年法》保護而不用坐牢。對照《罪與罰》的男主角殺害 有違公義的老太婆,事後主動自首,少年殺人犯A和B明顯是懦弱無能。

所以作者是刻意安排《少年維特的煩惱》和《罪與罰》作暗示。明白這一點,要明白森口老師、北原美月的心思就容易了。

森口老師從一開始就不相信少年殺人犯A和B會內疚,會受良心責備而改過自新。她對受少年法保護的殺人犯,只需在感化期間寫悔改書,嗤之以鼻。她不會相信《罪與罰》的橋段。她要用她自己的方法報復。

森口老師為什麼要當眾宣佈少年殺人犯A和B的罪行,告訴所有人她在牛奶裡下病毒?表面上是要令少年殺人犯A和B抬不起頭,要他們在眾人見證下,受良心責備。 實際上她想借愚眛無知的學生,迫害A和B。表面上她選用HIV病毒,是要延長A和B的痛苦時間。(想像一下,用生埃不是更乾淨利落?)實際上,她要A和B 感受死亡的恐懼,還要他們墮入被人離棄和歧視的困境。

少年殺人犯B下村直樹一點也沒有因殺人而內疚。他半瘋半癲,只因為害怕死亡的降臨。(這正正和《罪與罰》的男主角殺人後,因內疚而生了一場大病作強烈反差。)下村母親的溺愛並沒有將他救贖。剛好相反,下村母親的細心關懷和維特老師的熱情,把少年殺人犯B迫得萬劫不復。(對照《罪與罰》女主角索妮雅用愛拯救了男主角)

同理,女班長北原美月的愛,並沒有令少年殺人犯A渡邊修哉得到救贖。她就是《罪與罰》的索妮雅。但少年殺人犯A對她的回應,恰恰證明他由始至終都沒有因殺人而內疚。他心裡面缺乏愛。

女班長北原美月的角色,在故事裡還有個關鍵作用。她要把少年A的戀母心結透露給森口老師。當森口老師得知少年A根本不怕死,她就把策略改為要他一同嘗試失去至親之痛,即要殺害少年A的母親。

餐廳裡小女孩給森口老師的一粒糖,起重要的點題作用。她因少年A而失去女兒的愛,所以她也要少年A一嘗失去至親的痛苦。正因為此,我傾向相信少年A的母親已 經給炸死了。森口老師從一開始就不相信少年A和B會反省,所以她沒有必要弄虛作假。她的目的就是少年A切身感受她失去女兒的痛楚。片末的那句「玩你0 者」,只是存心打擊少年A,令他知道自己有多無能,由一開始就處於森口老師的下風。不過我同意以諾的觀點,少年A的母親是生是死也無關要旨了。

一直隱藏在故事背後的櫻井老師,更值得大家重視。同是要面對死亡,森口老師的情人櫻井老師作了個正面的示範。櫻井老師用自己生命的故事,寫了本書勉勵同工和學生。即使自己快要離世,他知悉少年A和B殺害自己的女兒,他也不會動搖自己的道德良知。所以他阻止森口老師向那兩個少年報復。他珍惜別人的生命,更甚於自己的生命。

如果認為《告白》是要控訴學校制度的失效,我認為是有失偏頗。作者似乎更希望觀眾尊重他人的生命,正視生命的意義。森口老師在黑板上大字書寫「命」字,不是最好的提示嗎?

參考:

以諾:歡迎來到成人世界︰《告白》的一種讀法

道德正義的取捨 – 《告白》
http://blog.roodo.com/lucifer411/archives/11712399.html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