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世民

言之成理。香港真要革命嗎?
機緣巧合之下,在網上見到了一條短片;講者是旅居美國的辛灏年老師。孤陋寡聞的我,從前沒有聽過辛老師的大名,但見短片中辛教授不慍不火但字字鏗鏘地,解釋了為何一個真正對中華民族有承擔的人,必須要認真面對中國大陸週去的歷史。

辛老師最令我感到震撼的一句話是:「凡是假改良,必來真革命」。坦白說,在邏輯上這種必然性的陳述,很容易被推翻。可是在主觀情感上,當世界各國在過去二百年間先後走進現代化,而中華民族卻經歷了一次又一次的「假改良」;雖然在過去三十多年,物質水平或許算是從後趕上,但在政治思想上,我可以大膽講,如今的中華人民共和,在眼界和心態水平,距離晚清實在不遠。換句話說,在社會和政治制度上,中華民族過去百多年經歷過的生靈塗炭,都沒有帶來正面的意義,都是冤枉,都是白過。

「凡是假改良,必來真革命」這句話在我的腦海迥旋,其中一個原因是它令我反思香港究竟是怎樣由一九九七年主權移交,走下坡至當前局面。特區政治制度上的「假改良」,第一波是殺局和政治問責官員委任制。至今,香港仍然在承受當日種下的孽報。

殺局最大問題,不是甚麼令到政黨梯隊出現斷層。要知道,市政局和區域市政局,是香港兩個有真正權力直接管理兩個市政署的議會,偏偏在基本法當中,卻沒有寫明兩個市政局的存在。或者香港人應該更早覺悟到,行政霸道的設計,容不下像市政局般有實權的民意機構。事實上,在某個程度上,當年的市政局,權力比今天的立法會還要更實在。可是,我必須要強調,市政局的權,根本不涉及到甚麼國家主權民族大義,可是特區政府仍然容不下這個機關,背後有著怎樣的管治心態,可見一班。

除了廢除了兩個市政局,在行政霸道之下其他本來相對有廣泛代表性的委員會,也漸漸變成了換取忠誠的政治酬庸。其實話說回頭,擔任各種委員會的工作,本來應該是一種義務,為何會變成政治酬庸?說穿了,無論在任何地方,擁有權力,都可能換來實際利益。甚至乎,所謂的權力只是符號上的虛位,一樣可以被用來謀取私利。

至於政治問責官員的委任,有人認為從前倫敦也會空降官員到香港,為甚麼特區政府不可以從制度以外找人來駕馭行政機關?然而當年倫敦殖民地部派駐香港的文官,嚴格來說都是同一個系統同一套思維。特區的政治問責官員委任,不是沒有成功的例子;在主權移交之初,政治問責官員的人選,仍然以社會和相關行業精英為主,可是最近一屆政府,獲委任者有人完全不識政府機器運作,也有人甘心只是不停地借官職的方便,不斷外訪。相信就算在政府內部,也有人會對本來高能高效的行政機關淪落至此而感到心痛。

第二波香港政治制度的「假改良」,重點在於西環權力的擴張,以及越權干預香港本身自行處理之事務。可能有人覺得,現實中香港的地位就是一個附庸,主權國要怎樣都可以。這也是我為何說不少人在社會政治的眼界和心思,仍然沒有超越晚清的水平。香港是一個無論實然上和應然上,都是高度自治政府,不是說統治者主觀願望要怎樣就怎樣。可是在中國共產黨脆弱的管治基礎下,根本容不下香港的高度自治,就像特區政府容不下兩個市政局一樣。

結果,權力不斷集中在少數人手上,而由於少數人的權力和責任不斷膨脹之下,既難以有效理順社會不同利益的矛盾,也同時令人為武斷的決定影響力越來越大,透明度極低的西環政府,又在背後影響人事佈局,以上的描述大致是香港走到今天的局面。

香港是否要繼續淪落下去?這個問題,我沒有答案。至於「凡是假改良,必來真革命」的命題是否會應驗,我也沒有把握說得準。但我可以肯定地說,香港當務之急是要坦白地去承認制度存在缺陷,並且反思自九七主權移交後種種錯誤所構成的破壞,否則沒有真改良,有沒有真革命,香港都已走在淪落的不歸路之上。

(今天見報的版本,被刪減得甚多;相信是稿擠的原故。可是我想說的重點,跟編輯的觀點有一定差距,所以還是貼上原文。)

http://ift.tt/2eBZ4Os
http://ift.tt/2eBZ4Os

張貼於生活點滴. 標籤: . Leave a Comment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