剖開心扉

〈剖開心靡〉

挑一把鋒利的刀
選個好日子
剖開心扉

賣火柴的女孩
用光了幻想的燃料
遺下
沒有昇華的餘燼
擠滿
狹小的心房

鑑證人員
逐一盤點細數
然後把灰燼放入木箱

封存好的過去
被拋進時間的洪流
飄流
飄流
流到浩瀚的海洋
永沉海底

灰燼
被冰冷的水
沖刷得一乾二淨

只留下
一顆
淌血的心

劉芷韻:討厭

很久沒有讀過詩。近日有點心事,所以就到圖書館翻一下書,排解心中的愁緒。

劉芷韻的《心的全部》寫得真好。當時她才不過十七、八歲。現在她當了三色台的編劇,不知道還可不可以寫出這樣的詩?

〈討厭〉

我不是不希望你會看見我
只是,又不願意打擾你的生活
我寧願你是店中最昂貴的一件珍寶
在櫥窗裡欣然展露你所有的高貴
所有的美麗
我在你待價而沽的日子
每天看你一遍、二遍
三千遍
直到你被雍容的女人笑着帶走
我付不起愛你的代價
也明白你不會屬於我

於是我 每天借故挑着最暗的一盞燈來看你
沒想到你
還是討厭我。

這次我真的哭了。

一九九四年五月二十一日 8:39pm

第12頁. 劉芷韻. 心的全部. 香港:三人出版, 1996.

大龍

鑽進大龍的肚裡
穿過山
劃過海
轟隆轟隆
衝 衝 衝

傳說大龍威力無窮
滄海可變桑田
桑田會變墟市
墟市能變成呎價過萬的
連城堡

擠擁的大龍腹內
散滿著
商業
八卦
消費
虛幻

說話
流言
新聞
廣告

「爸爸說,我們要搭到大學果站」
中產價值隨大龍流佈到城堡
一城接一城
縱使
沒有人說得清
怎樣
才算得上中產

穿過山
劃過海
轟隆轟隆
衝 衝 衝

抵達
九龍會聚之地
各據一方的
紅龍、紫龍、藍龍、綠龍、橙龍
聚首一堂

從龍口爬出來
人潮如鯽
彩龍貪婪吞噬
直至
超出負荷
為止

進步

雖然自己的二胡樂聲還是斷斷續續、荒腔走板,但是自己還勉強可感到一點點的進步。比如說:聽演奏時,可聽得出不同樂器高低起伏在和唱;聽胡琴樂曲時,可感受到不同演奏家的風格;聽流行曲偶然會聽得出歌手走音和跟不上拍子…..或許有天賦的人天生就有這種能耐,但這些都是我學二胡前未曾感受過的經驗。

這兩個星期,老師教我《豫北叙事曲》。這首曲很難,指法和節奏變化極大,我學得很吃力。可幸複雜的段落學得比以前快一點。進步雖只有一點點,可於我來說卻是很高興的事。

于紅梅演奏《豫北叙事曲》:

江河水 — 閔惠芬

終於學《江河水》。聽的時候已經感到很悲慘。沒想到,自己斷斷續續地拉,拉到那如泣如訴的段落,自己也差不多想掉眼淚。《江河水》由民間音樂改編。真難想像,以前的江湖賣藝人,不知會怎樣演呢?聽眾又會怎麼反應呢?

最出色的《江河水》演奏,當選閔惠芬版本。互聯網真發達,沒想到閔惠芬年輕時的演奏片段也垂手可得:

青年閔惠芬:

晚年閔惠芬:

貼弦

二胡一直拉不好。上課時,老師給我的二胡調音。老師慣常會隨便拉一個段子,測試一下該胡琴的不同音域。聽上去,同一個胡琴,我拉出來的聲音相差太遠。老師的聲音飽滿響亮。詢問老師,老師說該是我弓用得不夠。我看老師拉段子時運弓不比我快,弓應該還沒有用滿。

老師想了想,認為我貼弦的功夫還未做好。老師運弓,有如跑車的車胎,不鬆不緊咬著地面,優雅靈快。我運弓時弓毛卻像拙劣砌成的木頭車車輪,在地面上左搖右擺,飄忽不定。要是勉強用力,木頭車隨時負荷不了,車毀人亡。弓毛走不穩,音色自然輕浮不定;勉強用力,音色卻又沙啞不清。怎樣掌握貼弦的力度,難題始終要解決。

中華創意奇觀 : 馬尾胡琴 (第08集)

ATV的《中華創意奇觀》介紹二胡的歷史和製作方法:

(5:00開始講解馬尾毛。)

(下半集介紹蟒蛇皮、琴筒製作、劉天華和阿炳。)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