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步

雖然自己的二胡樂聲還是斷斷續續、荒腔走板,但是自己還勉強可感到一點點的進步。比如說:聽演奏時,可聽得出不同樂器高低起伏在和唱;聽胡琴樂曲時,可感受到不同演奏家的風格;聽流行曲偶然會聽得出歌手走音和跟不上拍子…..或許有天賦的人天生就有這種能耐,但這些都是我學二胡前未曾感受過的經驗。

這兩個星期,老師教我《豫北叙事曲》。這首曲很難,指法和節奏變化極大,我學得很吃力。可幸複雜的段落學得比以前快一點。進步雖只有一點點,可於我來說卻是很高興的事。

于紅梅演奏《豫北叙事曲》:

廣告

江河水 — 閔惠芬

終於學《江河水》。聽的時候已經感到很悲慘。沒想到,自己斷斷續續地拉,拉到那如泣如訴的段落,自己也差不多想掉眼淚。《江河水》由民間音樂改編。真難想像,以前的江湖賣藝人,不知會怎樣演呢?聽眾又會怎麼反應呢?

最出色的《江河水》演奏,當選閔惠芬版本。互聯網真發達,沒想到閔惠芬年輕時的演奏片段也垂手可得:

青年閔惠芬:

晚年閔惠芬:

貼弦

二胡一直拉不好。上課時,老師給我的二胡調音。老師慣常會隨便拉一個段子,測試一下該胡琴的不同音域。聽上去,同一個胡琴,我拉出來的聲音相差太遠。老師的聲音飽滿響亮。詢問老師,老師說該是我弓用得不夠。我看老師拉段子時運弓不比我快,弓應該還沒有用滿。

老師想了想,認為我貼弦的功夫還未做好。老師運弓,有如跑車的車胎,不鬆不緊咬著地面,優雅靈快。我運弓時弓毛卻像拙劣砌成的木頭車車輪,在地面上左搖右擺,飄忽不定。要是勉強用力,木頭車隨時負荷不了,車毀人亡。弓毛走不穩,音色自然輕浮不定;勉強用力,音色卻又沙啞不清。怎樣掌握貼弦的力度,難題始終要解決。

中華創意奇觀 : 馬尾胡琴 (第08集)

ATV的《中華創意奇觀》介紹二胡的歷史和製作方法:

(5:00開始講解馬尾毛。)

(下半集介紹蟒蛇皮、琴筒製作、劉天華和阿炳。)

傳統的魅力 IV — 中樂演奏

聽了以下的中樂演奏:

2009mar07_concert

嗩吶很有個性,胡琴則較秀氣。最特別是用定音鼓皮做的革胡,餘音很長,及得上一面懸著的銅鑼。

我太遲買票,唯有在演出前一小時輪候未售出的「傷健人仕」門券。結果竟讓我坐上了第一行的有利位罝。當晚梆子很響亮,加上幾把嗩吶,震耳欲聾。不過能夠近距離看清楚樂師的絕妙演出,可謂物超所值。

節目及樂師介紹: http://www.hkco.org/big5/concert_32nd_info_c11_tc.asp

樂以教和

老師說我的音準把握不好,這幾個星期我們一起練二重奏。

起初我老是跟不上,許是節奏亂了,亂拉一通;又或是音準相差太遠,和弦造不了,卻令到兩把二胡有如吵架起衝突。

好不容易過了幾個星期,拍子終算對到了,音準還是做不好。可是偶然也會有幾個樂句,勉勉強強把和弦帶出來。老師的二胡帶頭,我的二胡對唱,樂曲斷斷續續完成了。

和弦搭上了,這感覺很美妙。那一瞬間,好像大家的心都連上了。老師操控二胡的一切動作:觸按弦線的力度、拉弓推弓的節奏、蛇皮的震動等等,好像要在我的二胡再現出來。兩把二胡的靈魂,像是融為一體,空氣變得透明,音樂貫穿身體,直接鑽進心臟的最深處。

樂以教和,原來就是這個意思。只要大家的節奏不同,旋律不同,和弦的音高不準,其中一樣做不好,合奏就一定泡湯。一定要融「和」,才能奏好音「樂」。

只可惜我學藝不精,很多時候,是前輩拖著後輩走,前輩輕輕踏一步,後輩要奮力才能跟得上。老師的音樂輕靈圓融,我的則拖泥帶水,差很遠,還差很遠很遠。

二胡這件樂器很敏感,你一定要很用心,把全副精神押上去。要不然只要手指輕微偏差,琴弓稍微放軟,音色就差很遠。用二胡奏音樂,集中全副精神,彷彿就像用靈魂唱歌。或許這就是我喜歡學二胡的其中一個原因吧。

光明行

一步一步,一步又一步。時而輕快,時而沉重;時而悠揚,時而鬱悶。

有時候是大踏步,有時候是小碎步。

每一個段落也不同。

就像華爾滋,音樂牽著腳步。

第一次學的時候,只留意到音準和技巧,歌曲的內涵卻聽不進。

現在練習多了,細心留意樂譜,加上老師富感染力的示範,一步一步,音樂的意境就這樣帶出來了。

步操?還是行軍?都不像。軍隊的步伐沒這般自由,豈可以時快時慢。

那許是散步吧。或許正在趕路。

趕路到那個地方?途中有甚麼景物?樂曲裡沒有說。

目的地究竟是甚麼地方?為何會時而輕快,時而沉重?

—-

《光明行》是劉天華先生的二胡作品,這首名曲學二胡的都會拉。可是一般樂譜的都沒有附上確切解釋。光明行,什麼人在走,又要往甚麼地方?劉天華先生沒有說。

糟了,回家時弄跌了二胡,把弦線弄斷了。希望這不是凶兆吧。

%d 位部落客按了讚: